辦公室有三面牆,其中一面敲著聽,是中空的。牆的左半邊,有一個很淺的黃色的相框印記。
我們一直在猜測當中到底有些什麼東西。
辦公室是新裝修的,沒人知道上一個使用者是誰,幹什麼的。
重要的是,業主竟然能忍受那是一面空心的牆!

看來是個不得了的秘密。

趁著夜色,大概是凌晨四五點的樣子,我就到了辦公室。
站在那個位置,凝視著這塊刷著白漆的木板,和那個長方形詭異的相框水印。

我們對視到了上午八點。

他怎麼還不出來?

14 Jan, 2014
jet tsang 于 北京·西城